口眼喎斜的水雷,35类别的误导

2020-04-14 20:23栏目:军事武器
TAG:

“科曼奇”直升机项目在下马前已制造了2架样机。

突遇鸟群撞机、发动机起火特情,危机四伏的23分钟里,避开闹市城区,驾驭战机带火着陆,创造飞行员和飞机双重安全、无地面附带损伤的航空史奇迹。请看海军某舰载机团飞行二大队副大队长袁伟——

隐匿大洋,其貌不扬,却让人闻之色变。水雷这一汇聚了古老和现代元素的独特武器,因成本低廉、使用灵活、威慑性强,被广泛用于海战并屡创奇功——

F-35的研发计划对于美国而言已绝不仅仅是军事工程,更是一项规模庞大的政治工程。由于拖延日久、预算超支惊人,美国国内对该项目的质疑声浪不断高涨。美国空军上校迈克尔·皮鲁查在《空天力量》杂志2014年秋季刊上发表题为《陆军“科曼奇”直升机项目对空军勒颈之结的启示》长篇文章,认为由于F-35占据了大量资源,由此导致的美空军经费不足很可能在未来对美国的国防工业体系造成不良影响,建议空军像陆军砍掉“科曼奇”直升机项目一样对待F-35,保留已经采购的F-22和F-35作为高端力量,停止继续采购、扩大F-35机队,同时采用5代机技术升级F-15和F-16,甚至使用低成本的教练改型攻击机进行本土防御。

英雄本色

于无声处听惊雷

美国空军计划装备F-35A,最终取代越战后战斗机群中的大部分飞机。按照原先设想,这款隐身飞机不仅采用当前最新技术,造价亦不会高于其将取代的飞机。空军希望采购1763架F-35A,替换2001年在服役中的所有F-16、A-10和F-117。F-117曾在海湾战争中大显身手,空军受此鼓舞,在海湾战争后制定的新飞机采购计划均注重飞机躲避雷达的隐身性。F-35联合攻击战斗机的设计目标是向美国空军、海军和海军陆战队以及若干盟国提供数种新式战机,并给美国空中力量带来划时代的变革。

■记者陈国全 通讯员侯融 王晶

■徐 巍

然而迄今为止,这项采购计划却诸事不遂,五角大楼的采购计划主管称这个项目为“胡管乱理”,而且进度延误,预算超支。F-35不但没有像原先预想的那样成为成本适中、性能可靠、可在2015年大量服役的战斗机,反而交货期一拖再拖,成本不断攀升。其间,这项进度拖延、性能未达标、成本骤增的采购计划又迎头撞入了2011年预算控制法案营造的严峻预算紧缩环境里。但更需关注的是,该计划源自过去以北约为中心的几十年冷战经历,而且空军当时没有考虑到太平洋战区的需要,也没有想到敌方会拥有像中国那样的防空能力。有鉴于此,尽管在过去的十几年中已经对该计划投入了大量的人力和财力,预算现实应该促使美国重新审视空军对F-35计划的参与以及其战斗机群的未来。

某场站官兵和机务人员第一时间围上来,扑灭歼-15舰载战斗机左发动机燃起的大火。王俊柯

导 读

美国陆军对“科曼奇”直升机研制项目的处理是其航空史上一个具有魄力的决策,使得美陆军航空兵实现了现代化和装备更新。这个例子也为空军发展指出了一种可能方向,它应该启发空军认识到以下几点:一是空军对保障国家安全至关重要;二是任何一种飞机在保障国家安全中都从未证明非我不可;再一点是空军应该防止为了追求单一的作战平台而危害国家空中力量的整体作战能力。本文提出了另一种未来兵力结构,目标在于建设一支机动灵活、战备全面、功能多样的空中作战部队,恢复在上世纪90年代基本上被空军抛弃的“高低搭配”混合编制。文中把这种未来部队称为“替代部队”,它比按目前发展计划建成的部队具有更宽广的作战能力,且成本更可承受。

摄像机镜头忠实记录那惊心动魄的时刻——

水雷,布于水中,常攻其不备,对过往舰船造成巨大损伤。水雷最早由我国发明,却因美国独立战争名噪世界,并在后来的数次海战中立下赫赫战功。从木箱、油灰、黑火药等制成的简易水雷到如今各式各样的智能水雷,经过不断的改进与发展,成为各国不可或缺的重要武器。

起飞不到一分钟,鸟群撞向歼-15战机,腾起浓烟和火焰。

1950年,为疏通长江航道,彻底清除因战火布设的水雷,人民海军第一支反水雷部队应运而生。时至今日,反水雷并没有因为科技的发展变得简单轻松,反而愈发困难,与反导、反潜一起,并称为世界海军三大难题。廉价的水雷为何难以清除?各个时期,水雷又有什么特点?未来发展前景怎样?本文将为您一一解读。

此后,急促简短的报告声不断传出——

木箱做壳、内宿火药、油灰粘缝、铁锚坠之、拉火引爆——

“我撞鸟了。”“左发漏油了。”“发动机起火了。”“高度上不去。”“起落架无法放下”……

地雷到水雷的演变

夏季的一天,在飞机满载油量、高度极低、超重着陆起火的凶险情况下,面对一系列叠加的险情,袁伟驾驶“飞鲨”战机,与塔台、僚机密切配合,100多次零失误操作,依靠单发动机将带火的战鹰安全降落。

可能你并不知道,水雷是最早由中国人发明并用于实战,而这一灵感,就来源于地雷。

一个多月前的空中惊魂,早已归于平静。渤海湾某机场,战机的轰鸣声不时传来。在这支涌现出“航母战斗机英雄试飞员”戴明盟、“逐梦海天的强军先锋”张超的英雄部队,战鹰一次又一次冲向海天之间。

最早关于“水雷”的书面记载,见于嘉靖年抗倭英雄唐顺之编纂的《武编》一书,其中火器篇详细记载了这种水雷的制作方法:“用大木作箱,油灰粘缝,内宿火,上用绳绊,下用三铁锚坠之。”这是世界上最早关于水雷构造的书面记载。

目送袁伟和战友们驾机起飞,海军某舰载航空兵部队政委张中明语气坚定:“事实证明,我们是一支经得起摔打的部队!”

1590年,中国又发明了最早的漂雷——以燃香为定时引信的“水底龙王炮”。9年后,名将王鹤鸣又发明了以绳索为碰线引信的“水底鸣雷”,并详载于《火攻问答》。后来,经过多次改进后,触线漂雷诞生,明末科学家宋应星《天工开物》中,将其命名为“混江龙”。

历险

尽管中国水雷起步较早,但后续发展异常缓慢。到清朝道光三年,著名官商潘仕成编撰《水雷图说》,上面记载在广州督办战船期间,制造水雷竟需聘任美国军官壬雷斯担任技术顾问。

“当时感觉整个飞机重重地撞了一下,机身咚咚咚地颤抖个不停!”回忆起那一幕,袁伟异常平静。

中国第一次在战争中大规模使用水雷是在二战时期。为封锁日军进入长江流域,中国先后制造了“海甲”“海乙”触发式水雷、“海丙”电发式水雷等14型水雷布设于长江口。据不完全统计,侵华日军300多艘损伤战船中,大多被水雷所伤。

版权声明:本文由韦德国际手机网站发布于军事武器,转载请注明出处:口眼喎斜的水雷,35类别的误导